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天臺雅集

2019-6-3 9:48:35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王楚健

“中國旅游日”期間,一臺“研學天臺山,詩路霞客行”的文旅系列大戲拉開帷幕,中國徐霞客研究會、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邀請的文化名家、精英人士云集,下榻地溫泉山莊,位于“詩仙”李白、“游圣”徐霞客鐘情的天臺山之麓,毗鄰儒釋道三教和合之地赤城山,靠近蜚聲海內外的隋代古剎國清寺。只因活動內容豐富,有神秀山水和主流文化的融合,有古今文化跨越時空的對話,有新時代文學創作的暢敘交流,故稱之為天臺雅集。

滿頭銀發卻精神矍鑠的楹聯詩詞大師常江先生在雅集中很引人注目,這位儒雅寬厚的長者,作為第二屆中國徐霞客詩歌散文獎的首席評委,與中青年作家交談平和風趣,不時發出爽朗的笑聲。我向常老爺子介紹,在清代鄧石如經典龍門對里描述的九大奇觀此地就占其二,登臨天臺山華頂峰可遠眺“滄海日”,赭色丹霞地貌與徇爛云霞交相輝映的“赤城霞”就在眼前,他撫掌笑贊來到了風水寶地。天性率真的常老爺子在文學名家論壇上卻收起笑容,言辭犀利地發了一通“連珠炮”。他說,現在很少看到具有中國傳統文學意義上的華美詩篇了,有的新詩根本看不懂,為什么有那么多所謂的詩人要把看不懂當成好的呢?為什么那么多的人對“皇帝的新衣”裝作看懂了呢?有人顛覆傳統,顛覆了“五四”以前的,又顛覆“五四”以后的,再顛覆“文革”以前的,甚至連朦朧詩都顛覆了,最后就剩下了自己。

天臺雅集的主要組織者、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副主席兼詩歌委主任胡紅拴力挺常江先生的觀點,他說,何謂文化,從象形文字去理解,“文”是一個巨人分腿站立,“化”象征一個人持劍守衛陣地,作家、詩人作為精神產品的制造者,應當堅定文化自信,堅守中華民族根和魂,繼承優秀的傳統文化,抓牢當代熱點,推出具有時代價值的作品。

以小說名世的作家鮑十先生針對地學散文,談到好作品不可缺乏細節的問題,提倡寫散文要觀察獨到的細節,洞察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這讓人想起20年前,看了電影《我的父親母親》以后,再讀鮑十的原著小說,書頁里跳出來的細節全是章子怡初上銀幕時純美的微笑,傳遞含蓄質樸的愛情,蘊涵著東方獨特的審美。

中國徐霞客研究會會長王寶才說,徐霞客除了是偉大的地理學家、地質科考家、探險家、旅行家、文學家以外,還具有“熱愛祖國,獻身科學,尊重實踐”的精神,并已成為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中華世紀壇佇立著40位中華文化名人塑像,徐霞客就是其中之一,我們要通過筆墨,更好地弘揚徐霞客精神,傳承中華民族的精神。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席陳國棟說,文學創作要不忘初心,砥礪前行,走在新時代前列。近年來,他率先示范,身體力行,與作家王晶飛抵茫茫南海中的“可燃冰”試采一線——藍鯨1號平臺,撰寫出中篇報告文學《中國南海的冰與火》,恰逢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人民文學》首開“新時代紀事”專欄推出該作品,引起社會關注和文壇的強烈反響,普遍認為作品體現了報告文學作家的使命感和勇于承擔重任的時代精神。隨著《中國南海的冰與火》的進一步拓展,即將以長篇報告文學形式出版。陳國棟主席向我們透露,今年他還將深入一線,挖掘新的重大題材,創作更多高質量作品。

第二屆中國徐霞客詩歌散文獎頒獎儀式非常隆重,有精彩的文藝表演,還有浙江廣播電視集團著名播音員唐克、全國金話筒獎得主維琳為獲獎作品傾情朗誦。陳國棟先生向大家介紹,本屆詩歌散文獎自去年底啟動以來,受到海內外文學界廣泛關注,征集到1500多位作者的來稿3200篇(首),其中不乏中國作協和省部級作協會員作品,還吸引了一批來自歐美、東南亞國家以及中國港澳地區華文作家的來稿,參賽作品涉及地理、自然、生態、旅游、地學科普等題材,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當代地學詩歌、散文的總體水平。

來自長沙的詩歌一等獎獲得者劉衛穿著一身紅裙子,喜氣十足地上臺領獎,她由衷地感言:“大自然賦予我詩的靈性,讓我在青山綠水的語境中覺醒,使我活得不盲目、不迷茫、不彷徨,詩像是我心靈的回聲,不管多么平淡的生活,詩都在點化著我、激發著我,使我有了積極向上的精神追求。”

散文一等獎得主肖元愷是加拿大著名華人作家,因故不能出席,遠隔重洋的他在視頻中深情地說,1980年我上大學第二年的暑假,第一次從首都北京到浙江游學,美麗水鄉給我留下難忘印象,與閱讀中的《徐霞客游記》交相輝映;30余年過去,書寫神州的散文在徐霞客游記的起點得到獎掖與提攜,這是以前未曾想到的,又有種因緣際會的感慨,感慨到文化傳承的時空跨越是如此頑韌,也感慨文字書寫的妙諦與偉力。

書畫楹聯沙龍是天臺雅集的壓軸環節。

黃昏,和合人間文化園廳堂內,一古裝女子在彈奏古琴,琴音如林間小溪潺潺,和靜清遠;一唐裝男子吹奏洞簫,簫聲似天籟,空靈縹緲;臺下中間擺著鋪若干張書畫桌,兩側茶席一字排開。常老爺子揮毫創作第一副行楷書房對“學蠹搜書尋妙處,聞香讀月夢酣時”,結字章法有度,聯句對仗工整,整體墨韻無窮。稍作歇息,他又蘸濃墨書寫“正直剛柔修身三俊,蜂鶯蝶燕四友穿花”,正當有人對上下聯疑惑,常老講解,應對的詞語在不合平仄和韻腳要求的情況下,可采用交錯對的形式,其中“三俊”與“四友”、“修身”與“穿花”就是把詞語錯開的,眾人恍然大悟。

另一張長桌旁,擅寫行草書的著名軍旅詩人、書法家吳傳玖將軍運筆如風,瀟灑落墨,翰意神飛,氣脈流暢生動。曾經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沖鋒陷陣的吳將軍個頭不高,但耐力極強,連續寫了兩個多小時也不覺得累。

被譽為“作家中書法一流,書法家中寫作一流”的修成國先生,年近七十,有著歌手孫國慶式的光頭造型,揮毫之間行書雄健挺拔,氣韻連貫縱橫,結體布局自然。但修先生謙稱自己寫不好,虛心地與天臺本地的書畫家互動切磋,在筆墨中恣意抒發情懷。

隔壁的書房,陳國棟、楊沐、徐峙、葉淺韻、孫大順等一眾自然資源作家品茶論藝,妙語連珠,歡笑聲隨裊裊爐煙、氤氳茶香飄出花窗。

雅集過后,曲終人散。然而,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共識度不斷提高,徐霞客精神的高度、地學文學的厚度獲得了提升,是留在歷屆中國徐霞客詩歌散文獎永久頒獎地天臺的精神財富。□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