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大自然中的科學內涵和真理

2019-6-10 9:34:50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馬杰媛

近日,由四川省地礦局3名作家創作完成的《大河奇峽—大渡河峽谷國家地質公園》一書由中國旅游出版社正式出版,并在全國新華書店發行。這是他們繼創作《四川地質公園科普讀物·世界地質公園卷(上、下)》之后的再次合作。據悉,2015年《四川地質公園科普讀物·世界地質公園卷(上、下)》推出之后,曾引起極大反響,獲得當年全國國土資源系統優秀科普圖書,數十家媒體做了報道和推介。這次出版的是這套系列讀本中的“國家地質公園卷”開篇之作。

21世紀初橫空出世的大渡河峽谷,其實早在100多年前就進入西方探險家和自然科學家視線。1878年美國探險家貝伯爾就曾登頂大渡河大峽谷北岸的大瓦山。在他的指引下,英國探險家、植物學家威爾遜也在1903年登上大瓦山。

然而,大渡河峽谷區域,從最初的地理大發現、對礦產資源的探求,到自然和人文風景旅游資源的再發現、再探求,尚有一段較長的時日。其間歷經了上世紀20年代末,譚錫疇、李春昱途經此地前往西昌,趙亞曾、黃汲清等在峨眉山一帶的西南地質大調查;40年代地質學家盛莘夫、曾繁礽、何春蓀等人開展礦產調查的深度進入,有了對地層和巖性的初步認識,也有新中國成立后西南地質局中蘇技術合作大渡河綜合地質隊、成昆鐵路沿線編圖組和四川省地礦局水晶隊、106隊、207隊,在區域地質調查和礦產地質調查上取得的科學認識和豐碩成果。

直到2001年,在地質學家駱耀南和范曉先生的主持下,從旅游地質、地質遺跡和生態環境的角度,開始對該峽谷進行系統調查和研究,研究成果迅速引起廣泛關注,年底,原國土資源部批準其為國家地質公園。2005年,在《中國國家地理》雜志開展的“選美中國”活動中,大渡河峽谷成為中國最美的十大峽谷之一。湊巧的是,兩位地質學專家與本書的三位作者均供職于四川省地礦局,并且在本書的創作過程中,也得到了兩位導師的悉心指導并成為研究成果的重要支撐。可以說,四川大渡河峽谷從發現到驚世現身,再到如今從地質旅游、地學科普、景觀美學、研學旅行和山地旅游資源的再探索,四川地質工作者的傾情奉獻貫穿始終。

《大河奇峽——四川大渡河峽谷國家地質公園》中國旅游出版社

大渡河峽谷位于橫斷山脈東部,四川省樂山市金口河區、雅安市漢源縣、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接壤部位,其范圍跨及三個地級市(州)的三個縣。峽谷長26千米,最大谷深達2646米,最窄處谷寬僅70米,其連續完整的峽谷長度和險峻壯麗程度世所罕見。除此之外,屹立于大渡河畔的大瓦山,是由二疊系峨眉山玄武巖為頂蓋的桌狀山,與瓦屋山、峨眉山遙相呼應,是中國最著名的桌狀山群。

大渡河峽谷地區是四川盆地進入青藏高原和云貴高原的第一道屏障。石達開的義軍和中央紅軍都曾經陳兵大渡河畔,面對濤濤江水,不能不面臨“渡則活,不渡則亡”的艱難選擇。而抗戰爆發后,面對日軍步步緊逼,關系民族生死存亡的樂西公路,也不得不在絕壁天懸,騰波迅急的大渡河上鑿開一條血路。20世紀50年代初,舉世聞名的成昆鐵路,又不得不選擇前蘇聯專家認為根本行不通的西線,去穿越大渡河大峽谷這道“地獄之門”。因此,這是一條考驗勇氣的河,一段非渡不可的峽。

而在中華“民族走廊”大背景下的大渡河,古蜀文明與部族文明、中原文化與南昭(大理)文化、漢文化與藏彝文化融匯的密碼,也存在于這里的崇山峻嶺、深溝險壑之中,給人以不盡的好奇和無窮的誘惑。

這是一本關于一條河和一段峽的書。大渡河行走了上千公里之后,在逼仄深幽的巖石縫隙左奔右突,然后以驚人的力量切穿大瓦山投入四川盆地的懷抱,形成26千米的絕世奇峽。但作者并不局限于峽中看峽,而是在跳出峽谷之外,以另外的視角不斷審視這條峽谷,可謂匠心獨運。從一段峽,到一條河,然后再從一條河到一片山。山水纏繞處,深峽褶皺間,人類的生息與繁衍,文明的產生與傳播,民族的沖突與融合,正如著名科普作家劉興詩先生在本書的序言中寫道的那樣:“這本書更像是一本有關大渡河的圖文故事書,作者一直在試圖通過文字和圖片講述一條河流留在地球的故事。故事有地質、構造、峽谷、山脈、河流,也有生物和氣候,還有與人類相關的交通、村落、古道、文化遺存。它們皆因大渡河而衍生,又因大渡河的存在而與眾不同。”

20萬字、200多幅照片和10多張手繪示意圖,能講述一個什么樣的故事?那么貌似亙古不變的大河,又隱藏著什么樣的驚心動魄?本書主要編創者李忠東、周江陵、鄒蓉,由于對旅游地學的熱愛和專注,這使得他們對地質現象的思考具有了理論的高度和人文的深度,同時也對地理有一種特殊的敏銳和尋根問底的執念。而大渡河畔出生的作家鄒蓉,生于斯長于斯,對大渡河與大峽谷更有著獨特的情懷和感悟。

按說這么好的風景,創作一本科普讀物應該不難。但是,作者坦言,當他們面對峽谷底部的逼仄,故事怎么講,書怎么寫,圖片怎么拍,起初一臉茫然。所幸幾位主創人員皆有多年野外地質工作和山區生活體驗,但凡嶺高峽深處終究不過山重水復,見識大美之境須得跳出三界之外,在多次實地考察,足涉罕至,曉行夜宿,越澗攀崖。之后,他們終于將大峽谷的“險、峻、幽、秘”以這樣的方式呈現出來。一本書能做的,永遠不能比這段峽和這條河更多,但至少他們嘗試了!

正如劉嘉麒院士在總序中說的那樣:“每處奇山異水都是地球發展演化的結果,都影響著人類文明的發展。‘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自然界蘊涵著豐富的哲理,也充滿著“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的詩情畫意;它是科學家、藝術家、文學家乃至廣大民眾,陶冶情操,激發靈感,啟迪創作的大好課堂”。

劉興詩先生在為本書所作的序中,將這群人稱之為“大自然的記錄者”,他說:“在所有(大自然)記錄者中,有一類人更值得尊重,這就是自然科學工作者。他們運用科學思想、科學精神、科學方法對待每一處山水,他們跋山涉水不僅僅是因為大自然的美,更因為大自然蘊藏著科學的內涵和真理……所以,我們應當感謝那些‘記錄者’和‘整理者’。”□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