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空間,另一種“時間”的收納

——讀李靜方新作《視聽拾碎》

2019-6-14 11:00:24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南 妮

有些年頭了,關于李靜方的兩次深刻記憶,似乎都與南京路有關。一次是在音響店,聽作為店長的他,侃侃而談那些唱片那些音樂家,臨走,他送了我一張著名的慢搖滾CD。還有一次,是在意大利品牌的衣飾店,有咖啡喝有雜志翻、沙龍色彩濃郁的店堂里,靜方兄哲學教授一般,跟我們聊了遠不止服裝美學的問題。在南京路邂逅一個朋友不稀罕,稀罕的是朋友身份的神奇轉換。音樂愛好者?美術評論家?資本家?推銷員?——從來沒有看到如此溫文爾雅的學者型經商者。跨行這時髦玩意兒,二三十年前,李靜方已經涉足,就如同他二三十年前的文章,放在今天看依然時髦。神人,奇人,上海一定是他們出品的圣地。

現在,翻開李靜方的新書《視聽拾碎》,四個部分:“生活雜說”“音樂感懷”“畫中索味”“文選讀評”,10萬字,從上世紀90年代,跨越至今天。眾多寫作者的發表數字,在這么多年里,或許是他的10倍20倍30倍。

《視聽拾碎》李靜方 著

文匯出版社出版

書中一半的篇幅是畫評,這已顯示了靜方兄的主業。

閱讀這些文章,會找到作者的專用詞典:能指、所指,界外、邊界,同質、異質,認知、演化,內視、物理,定式、反置,想象、意喻,小概率取向、大面積經歷……感覺李靜方的表情達意,采取的是“低八度音”——反通俗、反常規,在他人停止的地方,于他卻剛剛是一個開始。他反對“界定”,在結論面前,他熱衷于重新打開;他抵抗流俗,不屑清規戒律,重視個人的獨特體驗。“一切事物皆有著無限可能。”——這仿佛是評論家的胸懷、氣度,這同時也是一個詩人的詩心。書中,收有李靜方的詩歌,也就沒有什么奇怪了。

在我看來,李靜方一直在做拓展“空間”的藝術工作。他的畫評是這樣,書評、樂評也是如此。他執著地、堅定地用著自己的詞典,熱情地指示觀眾讀者:穿過表層,再看一看,想一想……“實際上人的感受空間是很大的,也是自由的。有一份這樣,就肯定有一份那樣。只要能開拓視野、發展感覺,可能性總是存在的。因為人文知識的建立,是從人自己開始的。”在某篇文章中,他這樣寫道。

可能性,也即是生命經驗的豐富與感受力提速的效率。

如果李靜方寫小說,可能他最要避開的,就是道德感。審美是無限的,道德是一種有限。

即使寫詩,李靜方也相當注重詩行的形式感。那么,在美術作品的形式感與它給人的思考性之間,是怎樣的關系?一個畫家就是一門學問,很少看到畫評寫得如此認真專注。

讓人驚訝與感慨的是,“生活雜說”中的一些文章,隨意摘一點,都可以切中時弊。這說明靜方兄有預言的本事,還是他對于“質”的考量一貫保持深謀遠慮?比如:“離開年齡、思想、教育、男女、城鄉、供需、喜好、心理、使命、創造、舒適和發現,鈔票被賦予了極度的張力。在這唯一的尺子下,屬于人之心理的調劑天性被遮蓋了。妖艷膨脹替換了人格的優雅節制,喧囂浮華替代了個人的輕輕私語,壓力拼搏置換了人際的平和互補,功利身份改變了個人向心的思索和發現……”“用司空見慣去迎合這個正在變遷中的城市,已不再稀奇。物質、商品、功利主義似乎已經成為一切。每周44小時的工作之后,人們不再有耐心去關心這個城市的精神和信仰。”“一點點功利、一點點世故、一點點瑣碎。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感覺是會退化的。退化的感覺是看不到依存于我們情感底下的東西,我們生命的本質。男人在這個剛性的世界里似乎還有求冀于女人的感性和溫柔,然而女人們在匆匆投入現代生活時,卻大步地走向男性。角色的互換、性格的同化,好像再一次回到了20年前大街上清一色的藍灰黑。”“我們無法抗拒世界的變化,但是適應也并不意味著自身的發展?一個人的自然特質顯然要比城市有趣得多……”

近些年,李靜方似乎寫得少了,顯而易見,他不喜歡重復。他喜歡城市生活,同時他心里的審美趨向,又是超越城市的。他認為人得放棄一些,才能得到一些,成功學是他最為反對與批判的。

專注于拓展空間的可能——人腦的,人生的——這其實是另一種對于時間的獲利。老農民埋首耕種生涯,滿足于百年的線性人生,以時間的長度獲得生命的分量。那么,藝術家,如果一年的時間可以有十年的感受呢?張揚空間美學,李靜方著作的動力與意義,是要研究人生感受可以有幾何級的增長。生命的深度與廣度,成正比例,那并不稀罕。

友情、事業、出書,在李靜方那,都似隨機的。這是他的睿智所在。

“福柯告訴我們,我們應該藝術地生活,這樣我們才能懂得相應的自由和權力。”

李靜方,曾經有過的多重身份,其實只有一種:他歷來是這個城市中高貴與可貴的思考者。△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