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07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綠色礦山建設的理論依據淺探

2019-4-15 9:48:1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趙臘平

“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的行動。”也就是說,理論是實踐的先導,思想是行動的指南。

生態文明以一種全新的范式對人類社會發展內涵和進程進行詮釋,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進步,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最新階段。在解決溫飽并基本實現小康以后,在開發中保護,在保護中開發,以保護生態環境優先,建設生態文明,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成為中國人民孜孜以求的愿望。

黨的十六大以來,中國共產黨在領導全國人民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實踐中,更集中注重生態問題,提出了落實科學發展觀,實現可持續發展戰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代以后,中國共產黨更是把生態文明建設列入“五位一體”的總體戰略,成為美麗“中國夢”的重要內容。

在浙江湖州余村,習近平同志提出了“兩山論”的著名論斷。

綠色礦山建設是我國近年來在國內自然條件和國際政治條件的雙重約束之下做出的一種必然選擇,是對工業文明時代礦業粗放式、掠奪式開發的揚棄,也是在人類社會跨入生態文明時代后,在全球性生態危機條件下,中國對資源產業特別是礦業可持續科學發展的一種實踐探索,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尋根溯源,于理有據,那么,綠色礦業建設的理論依據與支撐是什么呢?本文不揣冒昧,擬在這方面做一探討,以就教于這方面的專家。

一、馬克思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是綠色礦山建設的理論基礎

隨著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在英國的確立,人類文明出現第二個重大轉折,即從農業文明轉向工業文明。優質的煤礦與適量的鐵礦珠聯璧合,為英國工業革命奠定了基礎,而煤炭開發與生物能源的利用,則共同創造了工業革命的壯麗景象。

從英國開始的工業革命,促進了機器的大規模制造和使用,催生了蒸汽機、內燃機、電氣化等重大技術與產業革命,極大地提高了社會生產力,不僅使社會經濟獲得了空前的發展,使人類工業文明前進了一大步,也給人類創造了巨額的物質財富和精神遺產。

英國工業革命不僅使英國迅速崛起,也促進了歐洲人口的增長,推動了歐洲的城市化進程,刺激了歐洲財富的增加。反過來,歐洲的發展又為英國提供了巨大的市場,為英國積累了原始資本,更為英國進行海外貿易和殖民擴張,掠奪包括廉價的礦產資源在內的廣闊的原料地和海外市場提供了物質與財富基礎。

如果說在原始文明時代,人是自然神的奴隸,在農業文明時代,人是在神支配下的自然的主人,那么,在工業文明時代,就是一個人類控制和改造自然取得空前勝利的時代,人類和自然的關系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人類仿佛覺得自己已成為征服和駕馭自然的“神”。在工業文明的發源地英國,人們認為,人類只須憑借知識就足以征服自然,成為自然的主人 。

隨著工業革命的深入,曾經陶醉于征服自然的輝煌勝利的人們開始認識到,工業文明在給人類帶來優越生活條件的同時,由于對自然資源的開發,超出了自然界的承受極限,違背了自然規律,也讓人們飽嘗了自然對人類的“報復”。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思和恩格斯通過人類社會發展的深度觀察,對工業革命、工業文明、人與自然關系的分析,對資本主義制度的解剖,逐步形成了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

馬克思主義有關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具體呈現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自然辯證法》、《資本論》等多部經典著作中。作為研究自然、社會和人類發展規律的完整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從自然先在性、人與自然的物質交換、自然資源循環利用、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等多個角度論述了人與自然的統一。

首先,馬克思主義從本體論的高度闡述了人與自然的統一。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是自然界的產物,是在他們的環境中并且和這個環境一起發展起來的”,“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無論人類有多強大的主觀能動性,有多深邃的理性精神,都無法擺脫對自然界的依賴并受其制約。這從本體論上將人與自然統一起來,人類存在于自然界中,而不在其之外,人類在某種意義上要依賴于自然界,因而,我們要與自然和諧相處而不應凌駕于其之上。

其次,馬克思主義揭示了人與自然實現統一的物質形式和社會歷史形式,歸納了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人類文明演進規律。馬克思主義認為,人與自然聯系的中介是實踐活動,在實踐活動中,自然界成為人們的勞動對象,是人們借以獲得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的源泉。“沒有自然界,沒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什么也不能創造。”

但也正是通過社會實踐活動,人類與自然的關系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導致了人類對自然界資源的過度利用和野蠻開發,最終引發了人與自然界的矛盾。馬克思、恩格斯對人類施暴于自然的造孽行為進行了深刻的反省。恩格斯指出:“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

馬克思主義生態自然觀強調要改造客觀世界,同時也強調要尊重、順應客觀規律,實現人與自然的協同進化、和諧發展,必須變革社會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以及由社會制度所規定的社會政策、規范及規則,構建以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為基本取向的社會制度。

再次,馬克思主義率先厘清了礦業開發與保護的關系。馬克思分析指出:“勞動生產率也是和自然條件聯系在一起的,這些自然條件所能提供的東西往往隨著由社會條件決定的生產率的提高而相應地減少……我們只要想一想決定大部分原料數量的季節的影響,森林、煤礦、鐵礦的枯竭等等,就明白了。”在這里,馬克思用“枯竭”二字來表明資源利用的不可持續性。雖然沒有關于綠色礦山概念的直接表述,但馬克思主義提出,人類的生存不僅依賴于土地和森林,而且還必須依賴于大量的礦產資源等。但是,勞動生產率的提高是無限的,而礦產資源的藏量是有限的,所以隨著勞動生產率的提高,礦產資源的藏量將會日益減少,從而對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造成威脅。也就是說,礦產資源是有限的,毫無節制的開發會導致資源“枯竭”。因此,人類要化解人類需求與資源短缺的矛盾,保障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必須放棄傳統礦業開發中過時的理念,珍惜、保護和適度開發礦產資源。馬克思甚至曾從礦產品價值的角度來研究、探索如何通過價格規律、經濟規律來調節對礦產資源的開發。比如,馬克思舉例說:“金剛石在地殼中是很稀少的,因而發現金剛石平均要花很多勞動時間。因此,很小一塊金剛石就代表很多勞動……如果發現富礦,同一勞動量就會表現為更多的金剛石,金剛石的價值就會降低。假如能用不多的勞動把煤轉化為金剛石,金剛石的價值就會低于磚的價值。”就是說,金剛石價值昂貴不是因為它絢麗奪人,而是因為要得到它需要投入很多勞動。

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思想是建立在實踐基礎上的,不僅詮釋了人與自然處于何種關系之中,同時也提出了解決辦法,就是只有建立在尊重自然規律基礎上的礦業實踐活動,才能夠實現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深入理解這些思想的實踐維度,對于當代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礦山建設具有重要啟示。

二、習近平關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是綠色礦山建設的理論核心

余村位于湖州市安吉縣天荒坪鎮,因境內天目山余脈余嶺而得名,占地4.86平方公里,三面環山,一條小溪從中穿過,是一個典型的山村。而這個村,正是習近平同志提出著名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科學論斷的地方。

為什么會是余村呢?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湖州石灰巖品質優良。上世紀9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湖州一度成為長三角建筑石料的主要供應地。也就是那個時候,憑著優質的石灰巖資源,余村人先后建起了石灰窯,辦起了磚廠、水泥廠等資源型經濟實體,成為其時全縣最大的石灰巖開采區。當時全村280戶村民,一半以上的家庭有人在礦區務工。石礦也被村民稱為全村人的“命根子”,“石頭經濟”模式曾讓余村風光無限。

村強了,民富了,村民都把孩子送出去,沒什么年輕人愿意回來。因為,開山采礦,炮聲隆隆,濃煙滾滾。經年累月的開采,讓這片曾經的“江南清麗地”因此蒙塵:淤泥沉積,部分河床在35年內抬高了2米;昔日“桃花流水鱖魚肥”的東苕溪,部分斷面“比黃河水還要渾濁”。按老百姓的話說,山是黃的,水是渾的,到處都是灰蒙蒙的。

眾所周知,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快速發展,我們用幾十年的時間快速完成其他國家幾百年的發展任務,經濟總量已居世界第二位,創造了驚人奇跡。但與此同時,長期粗放式、壓縮式發展也帶來了一系列的矛盾和問題,特別是許多地方、不少領域沒有處理好經濟發展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以無節制消耗資源、破壞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發展,導致能源資源、生態環境問題越來越突出。發達國家一兩百年出現的環境問題,在我國30多年來的快速發展中集中爆發,這種舊的經濟發展方式若再不改變,資源環境將難以支撐中國的可持續發展。

2002年12月,來浙江工作不久的習近平,在主持浙江省委十一屆二次全體(擴大)會議時提出,要積極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以建設“綠色浙江”為目標,以建設生態省為主要載體,努力保持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在習近平的重視和推動下,浙江于2003年1月成為全國第5個生態省建設試點省。在2003年7月的浙江省委十一屆四次全會上,習近平把“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作為“八八戰略”的重要一條正式提出。這一決策,迅速傳導到浙江每個縣、每個村。

從2003年起,余村相繼關停了礦山和水泥廠。安吉,成為全國首個國家生態縣。茫茫大竹海,不僅吸引導演李安前來拍攝《臥虎藏龍》,也帶來了一撥撥大城市的游客。

2005年的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來到了浙江余村進行調研。在村委會會議室里召開的座談會上,當聽到村里下決心關掉了石礦,停掉了水泥廠,現在靠發展生態旅游讓農民借景發財,實現了“景美戶富人和”,習近平給予了高度的肯定。他說,“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還是要迷戀過去那種發展模式。所以剛才你們講到下決心停掉一些礦山,這個都是高明之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過去講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實際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調研余村9天之后,習近平以筆名“哲欣”在《浙江日報》頭版“之江新語”欄目中發表《綠水青山也是金山銀山》短評。文中指出,我們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經濟與社會的和諧。通俗地講,就是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他還進一步論述了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的辯證關系,“綠水青山可帶來金山銀山,但金山銀山卻買不到綠水青山。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既會產生矛盾,又可辯證統一。”

2006年3月8日,在中國人民大學的一次演講中,習近平進一步深刻闡述了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之間三個發展階段的問題。他說:“在實踐中對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這‘兩座山’之間關系的認識經過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用綠水青山去換金山銀山,不考慮或者很少考慮環境的承載能力,一味索取資源。第二個階段是既要金山銀山,但是也要保住綠水青山,這時候經濟發展和資源匱乏、環境惡化之間的矛盾開始凸顯出來,人們意識到環境是我們生存發展的根本,要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燒;第三個階段是認識到綠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斷地帶來金山銀山,綠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銀山,我們種的常青樹就是揺錢樹,生態優勢變成經濟優勢,形成了渾然一體、和諧統一的關系,這一階段是一種更高的境界。”

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思想不斷豐富、發展與完善。他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展、人類文明發展的高度,明確地把生態文明作為繼農業、工業文明之后的一個新階段,指出生態文明建設是政治,關乎人民主體地位的體現、共產黨執政基礎的鞏固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實現。

在習近平主持起草的黨的十八大報告中,生態文明建設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內容,被納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并首次把“美麗中國”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宏偉目標。黨的十八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把“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寫入黨章。

2013年9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并回答學生們提出的問題。在談到環境保護問題時,他指出:“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201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的《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指出:“必須加快推動生產方式綠色化,構建科技含量高、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的產業結構和生產方式,大幅提高經濟綠色化程度,加快發展綠色產業,形成經濟社會發展新的增長點。”

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三科”大會發表《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而奮斗》的重要講話中指出:“綠色發展是生態文明建設的必然要求,代表了當今科技和產業變革方向,是最有前途的發展領域。人類發展活動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否則就會受到大自然的報復。”

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

2019年3月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出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四個一”:即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生態文明建設是其中一位,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其中一條基本方略,在新發展理念中綠色是其中一大理念,在三大攻堅戰中污染防治是其中一大攻堅戰。這“四個一”體現了我們黨對生態文明建設規律的把握,體現了生態文明建設在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中的地位,體現了黨對建設生態文明的部署和要求。

需要指出的是,習近平同志的“兩山論”拒絕的是浪費資源、破壞環境的資源開發,并不排斥資源能源的合理開發。他指出:“要牢固樹立生態紅線的觀念,優化國土空間開發格局,加大生態環境保護力度”,堅決克服把保護生態與發展生產力對立起來的傳統思維,下大決心、花大氣力改變不合理的產業結構、資源利用方式、能源結構、空間布局、生活方式,決不以犧牲環境、浪費資源為代價換取一時的經濟增長,實現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共贏。

習近平同志總是站在國家、民族乃至世界的戰略高度來詮釋能源資源與生態文明的關系。如2014年6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時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能源安全是關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性、戰略性問題,對國家繁榮發展、人民生活改善、社會長治久安至關重要。面對能源供需格局新變化、國際能源發展新趨勢,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必須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

在習近平總書記看來,生態文明是人類社會進步的重大成果。生態文明是工業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新要求。建設生態文明,不是要放棄工業文明,回到原始的生產生活方式,而是要以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為基礎,以自然規律為準則,以可持續發展、人與自然和諧為目標,建設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社會。

總之,習近平同志以“兩山論”為基石的生態文明思想,是與馬克思主義生態觀一脈相承的,充分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辯證觀點,是在繼承馬克思主義生態觀的基礎上,結合人類文明發展的經驗教訓及基于對人類文明發展意義的深邃思考而逐步形成、發展的。它系統剖析了經濟與生態在演進過程中的相互關系,深刻揭示了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是對自然發展規律、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人類文明發展規律的最新認識,是引領中國走向生態文明之路的理論之基,更是我國綠色礦業建設的理論核心。

三、國外生態文明理論中的合理成分是綠色礦山建設理論的有益鏡鑒

工業革命使人類的生產力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這一時期,人類實現了生產與科技完美的結合,物質產品因此得到了極大的豐富。但是,隨著工業文明的發展和人口的不斷增加,全球生態危機頻繁爆發,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條件受到了極大的損害。因此,人類開始反思自身的發展模式。

正是在此背景下,在西方,從政治家到公眾都要求人類在自身發展的同時要充分考慮到生態利益訴求,各種生態社會思潮也就應運而生了。許多專家學者從理念、制度、政策等層面進行反思,就發展生態文明和綠色礦業提出了一些有價值的思想,如構建起能夠實現人與自然協調發展的制度框架,確立生態理性、生態優先觀念,發展循環經濟、穩態經濟,實現生態現代化、生態自治,構建生態國家,等等。

循環經濟理論:該理論提出,圍繞資源高效利用和環境友好進行社會生產和再生產活動。這主要包括發展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廢舊物資回收利用、環境保護等產業形態,運用清潔生產、物質流分析、環境管理等技術手段,以盡可能少的資源環境代價獲取最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實現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這一理論主張用發展的辦法解決資源約束和環境污染的矛盾,強調生產方式和消費模式的根本轉變,強調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的有機統一。

穩態經濟理論:該理論提出,通過控制人口、調節財富收入的再分配以及提高資源利用效率等實現經濟穩定發展。這一理論主張以保證每個人的基本需要為主要目標,強調消除目前正在擴大的貧富差距和南北差距;倡導“綠化”工作道德,強調勞動所得應符合綠色運動所提出的道德規范,使勞動成為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活動;提倡大力發展可以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小型經濟區域,通過這種自助型經濟模式促進對環境的保護和改善。

生態礦業工程理論:生態工程是20世紀50年代美國生態學家H·T·Odum提出的新概念,目的在于解決社會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相協同的問題。生態礦業工程是它的一個分支。

生態礦業工程理論提出,礦產資源開發之前的生態環境本底調查是構建生態礦業工程的基礎,應當仔細分析研究礦產資源開發可能誘發的對生態和環境狀況的干擾與破壞問題。首先制定從源頭上控制干擾和破壞的技術路線與措施,立足于循環經濟模式,強化資源綜合利用及廢料資源化,做到不建尾礦庫、不設廢石場、無外排不達標廢水的無廢開采。

生態礦業工程理論要求礦業項目在其規劃、立項、設計、施工建設、生產、閉坑全過程中,將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生態修復融為項目的有機元素,明確各階段的資金投入,落實各階段的社會責任,以法律形式進行明確規定。

現代生態化理論:該理論提出,環境保護不應被視為經濟活動的一種負擔,而應被看作經濟可持續增長的前提。這一理論認為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之間應該是協調的,強調經濟增長和環境保護相互支持、相互促進;強調技術革新可以帶來經濟增長和環境保護的雙重改善;建議作為市場促進者和保護者的政府,更多地使用市場調節手段來實現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目標。

生態社會主義思想:這是產生于上世紀70年代在西方興起的一種社會思潮與社會實踐。包括阿格爾的生態危機理論、奧康納的第二重矛盾理論和福斯特的新陳代謝斷裂理論。這種理論基于全球生態危機日益加劇的現實,將西方社會主義思想和生態觀念結合起來,試圖探尋出一條能夠正確處理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相和諧的發展道路。

生態社會主義思想認為,未來社會的發展要給予其一個可持續性的、生態化的發展方向,應當將生態置于發展的核心位置,以資本主義條件下人與自然間的矛盾沖突來反思數百年來在發展方式上存在的弊端,并在此基礎上將社會主義與生態問題結合起來。這種創新性的整合方式從生態的角度指出了未來社會發展的方向,并迅速崛起為綠色學說中的代表性思潮。

生態馬克思主義:生態馬克思主義是20世紀中期興起的一種社會思潮,也是當代西方馬克思主義中最有影響的思潮之一。這一思潮旨在將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馬克思主義所做出的生態批判理論,結合現代生態學理論所構建的旨在挽救當前全球性生態危機的理論,進而尋找一種能夠指導解決人類面臨的日益嚴峻的生態問題及人類自身發展問題的“雙贏”理念。

社會生態學家、美國激進政治經濟學的代表人物之一的詹姆斯·奧康納(James O'Connor),是美國當代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的領軍人物。他近年發表的《自然的理由--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研究》一書,是當代西方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的學術力作。

中央編譯局法學博士劉仁勝研究認為,生態馬克思主義包括技術批判到生態危機理論、資本主義的雙重危機理論、革命的生態社會主義理論、馬克思的生態學等經典理論成果。他認為生態馬克思主義從誕生至今,大致經歷了生態馬克思主義、生態社會主義、馬克思的生態學三個理論階段。

生態馬克思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是人類生態環境的對立面,構成對當代資本主義致命威脅的不是經濟危機而是生態危機,資本主義制度是全球性生態危機的根源。但是,生態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生態自然觀存在著本質區別,而且存在很多缺限。

比如,生態馬克思主義認為,馬克思主義不能解釋當今資本主義的繼續存在和發展,經濟危機理論已經過時。他們將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看成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態系統之間的矛盾,并用生態危機取代經濟危機,這顯然是本末倒置,混淆了現象和本質之間的界限。基于這一錯誤認識,生態馬克思主義理論顯然不能解決全球性的生態危機,而且無力解決發達國家固有的危機。

我們也要看到,國外以生態社會主義理論為代表的生態文明理論,凸顯了人類解決當前生態危機的迫切愿望以及追求可持續性發展的時代意義,設想了當前及未來經濟發展的模式。雖然其中包含不少脫離實際甚至空想的成分,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豐富了人類生態文明理論寶庫,對于我國正在進行的生態文明建設具有某些啟示與借鑒意義。

四、結語

按照歷史和邏輯相統一的原則,我們研究和建設綠色礦山,要以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主義為基本立場,系統研究馬克思主義生態觀的產生特別是有關人與自然關系、生態危機現象及生態危機根源的觀點,以及馬克思主義生態觀在當代的發展。更重要的,要深刻領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生態文明思想以及能源資源觀,貫徹落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

與此同時,要注意從我國傳統文化中吸取養分,比如中國古代“天人合一”和“人與自然統一”的古代哲學。還要借鑒國外某些科學的生態文明和綠色礦山理論,發掘中外生態文明和綠色礦山理論在思維方法和表現形式上的耦合性和互補性,并聯系新時代我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與保護、礦業發展和生態環境問題的現實進行分析、歸納與總結,不斷夯實構建中國特色綠色礦山建設的理論基礎,尋找和探索實現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觀的具體途徑,并為未來中國綠色礦山建設理論發展和創新提供契機。□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