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初行西藏找礦記

2019-6-12 11:35:2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朱細刨 口述 胡建卿 整理

開欄的話:置身于時代的大潮中,我們是涓涓匯入的溪流,是翻滾向前的沙礫,是歡呼跳躍的浪花,是一個個生動而鮮明的存在。扎根在祖國的大地上,我們經歷著時代之潮的波瀾壯闊,感受著時代發展的滄海桑田,也被印刻上了時代變遷的細微痕跡。與時代并轡而行,與祖國緊緊相依,我們是親歷者,也是見證者。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地礦行業不斷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不僅實現了自身跨越發展的歷史性變化,而且為國內乃至世界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歷史性貢獻。從地質“老三件”到綠色勘查、智能勘查,從粗放式開發到綠色礦山、智慧礦山,從立足國內到面向全球,打造全球礦業命運共同體,我國地礦行業聚焦國家需求與新舊動能轉化,在新理論新理念新技術新裝備新能源等領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突破與成就,有力地支撐了經濟社會發展。作為地礦行業的一員,我們有幸參與其中,真切地撫觸行業發展生生不息的脈搏,感知行業發展起伏律動的呼吸。無論是身居要職的管理者,還是基層一線的普通工人,無論是前沿技術的開拓者,還是后方保障的服務人員,地礦人的工作乃至生活都與這個行業的發展緊密相連,融為一體。這其中的故事,或壯如波濤,或平如凡常,都摻揉了我們個人的切身體悟、悲歡情感,在行業之河中波光熠熠。這些故事是地礦行業之于時代、之于國家的深刻印記,是地礦人的時代情結、國家情結,一如那首《勘探隊之歌》,每逢唱起便會熱淚盈眶,白發少年,初心仍在。撿拾這些如珍珠般寶貴燦爛的故事,既是對過去的審視,也是對現在的正視,更是對未來的預視。

鑒于此,黨建廉政版開辟了“我和我的祖國”一欄,以記錄地礦人情系國家、永遠跟黨走的初心故事,挖掘地礦人甘于奉獻、開拓奮進的感人點滴,紀念新中國成立70周年。

如果您身邊有這樣或那樣的地礦故事與經歷,或大或小,或短或長,令您感觸良多,不妨提筆成文。稿件字數1500~2500字為宜。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并請注明“我和我的祖國”投稿。歡迎您的講述,期待您的佳篇。

上世紀80年代,江西省地礦局物化探隊在西藏、新疆發現了西藏洞嘎金礦、沖江銅礦和新疆賽都金礦等,掌握了一套完整的高寒山區地球化學勘查技術方法,開創了海拔6000米以上高寒地區野外區化野外掃面采樣的全國新記錄。

時間過去了30年。現年74歲的化探專家朱細刨經常說,當年第一次進藏開展區域化探的危險場景仍然時不時地出現在夢里。他說,好在隨著技術的提升、工具的進步,現在開展區化野外掃面已安全多了。

征程

1988年春,朱細刨奉命率隊進藏開展區域化探掃面。這是江西省物化探隊首次涉足地形切割嚴重的礦產豐富的“三江成礦帶”開展地球化學工作。

這年4月15日,南昌向塘大院,一輛滿載進藏物資的大解放。40多名勘查隊員乘坐隊上大客車和兩輛三開門北京吉普車,在隊領導及家屬的道別聲中,徐徐開動……爆竹聲、作別聲、孩子們的哭喊聲融合在一起。從南昌到武漢,一行人一路顛簸。

40多名勘查隊員在武昌轉乘火車,經過兩天兩夜最終到了天府之國——成都。在成都,經過三天休整,項目隊在金牛區供銷社招待所舉行了進藏誓師大會,四川局物探隊領導介紹了西藏野外工作經驗和相關民族風俗。

從成都到康定需過天全縣二郎山天險,海拔從600多米一下提升到3000米,山高路窄彎道多。為了行車安全,項目部對過山有規定,上午上山,下午下山。孟春時節,二郎山山下鮮花怒放,彩蝶、蜜蜂在花叢中飛舞,林中的鳥兒在歡唱,半山腰起就是白皚皚的厚雪。翻過二郎山到瀘定,跨過大渡河,就到達了西部重鎮——康定。夜宿康定汽車站招待所,隊員們首次“享受”了所里被子散發的獨特的羊膻味。

由于在二郎山見到不少散落在溝中的汽車殘骸。朱細刨半夜驚醒之后直至天明也沒能入睡。這一天,他們趕在天黑前到達爐霍。到這里,進藏探險,才剛剛起步,途徑甘孜、德格,抵達第一工作站——四川白玉縣。停頓下來以后,部分隊員出現嘔吐、氣悶、呼吸困難,甚至臉部浮腫等較重的高原反應癥。隊員劉育林、付長連、魏余山高原反應尤其嚴重。

遇險

進藏前,項目部決定在白玉縣試生產,以驗證在高原艱苦條件下的體力,為編制生產進度提供依據,也為了驗證一下在人煙稀少地區推行分片包干的“游擊戰術”的可行性。

這里與西藏自治區貢覺縣接壤,位于金沙江東岸,有大片森林,氧氣充足,非常有利于隊員們適應高原環境。

6月5日,試生產開始,項目部將各大組分派出去,其中廖振貴組被派到來德鄉金沙江邊采樣。他們原計劃3~4天可以完成,也只備足了3天干糧,但到了第4天還沒見人影。第5天,朱細刨驅車到來德鄉找鄉領導了解情況。鄉長張德榮說:“前幾天,來了5位江西同志,在鄉里轉了介紹信后分頭出發了,這幾天無人返回。”“去年(1987年)長江漂流隊的幾位隊員,就在我鄉境內遇難。”聽這么一說,朱細刨緊繃的弦再度擰了起來。當天深夜回到縣城,他徹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向縣領導請求幫助找人。縣長立即指示公安局協助查找,并電令鄉領導火速派人到江邊尋找。當天,縣公安局兩位民警開著警車搭上朱細刨再到來德鄉。

一天、兩天……到第七天上午10時,來德鄉來電話報告,有2人回到鄉政府了。朱細刨立即乘車前往,看到失散多日的戰友,眼淚頓時奪眶而出。下午,其余3名隊友也回來了。他們沒有詳述這幾天的危難,而是反反復復講述這幾日在藏族同胞的幫助下完成任務的感人故事。這些隊友是:廖振貴、郭金龍、曾令龍、方云貴、戴發明。

6月的江西已是酷暑,在西藏海拔較高的地段卻是大雪紛飛。6月25日,黃新民、徐世業駕駛大解放送賴世安組去雄松區。雄松位于金沙江邊,途徑秀格山。秀格山海拔5000米左右,站在秀格山頂遠視四川一側,真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仿佛置身半空中一樣。汽車在返回貢覺縣城爬上半山腰時,突然風卷敗草,塵砂鋪天蓋地襲擊而來。烏云滾滾好似黑夜來臨,一場暴風雪籠罩著整個山頭,轉眼間雪就填滿了公路,分不清天地,汽車已無法行駛。雪足足下了三四個小時,積雪有一尺多深,天也黑了。兩位司機只穿一件毛衣,可當時山上溫度已是零下2~3℃。為避免水箱被凍壞,他們每隔1小時就發動一次汽車,就這樣忍饑挨凍,徹夜未眠。好在一大早太陽出來雪就開始融化了,他們回到貢覺縣城駐地已是中午時分了。

質量

隊員們的身體漸漸適應了高原環境,生產質量問題也是讓項目部掛心的一樁事。

在這種深溝密布、人煙稀少、地形等級極差的地區開展化探采樣,當時在全國是首次。采樣點位、采樣物質及野外記錄能否達到設計要求,這是西藏區化掃面成敗的關鍵所在。后來,項目部在人煙稀少地區推行分片包干的“游擊戰術”獲原地礦部質檢組專家的認同和贊譽,為后來物化探隊在西藏日喀則、嘉黎地區的區化掃面提供了經驗。

大約是在試生產半個月以后,項目部開展了質量檢查活動,中共黨員李牛生、彭樹存、吳木水小組第一批接受檢查。檢查方法是隨機抽取10個采樣點,由作業組長帶點,檢查者拿地形圖。朱細刨檢查吳木生的定點,在連續發現有采樣標志后,卻在一處海拔最高的點位處既沒有采樣標志,也沒找到采樣坑。此時,吳木水非常著急。兩小時后,朱細刨他們在一棵樹下發現有方便面袋,并在附近溝里有采樣坑。吳木水長吁一口氣說:幸好有這個方便面袋在,要不然有口難辯!檢查結果顯示,3位黨員小組采樣質量優秀。朱細刨馬上召集組長會議通報了檢查結果,并希望黨員、團員、組長繼續發揮模范帶頭作用。這一舉措為整個項目保質保量完成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表彰

勘查地球化學(簡稱化探)是一門地球化學的應用科學,中國化探從起步到發展壯大已有50年的歷史,上世紀50年代中葉開始了全國性的地球化學普查。當時,世界上只有前蘇聯和中國執行大規模的區域化探計劃。

改革開放后,1978年由謝學錦院士發起,原地礦部在全國執行了一項“區域化探全國掃面”計劃。至今,區域化探全國掃面已覆蓋700余萬平方千米的面積,近10余年來地礦部門新發現的礦產80%以上是根據區域化探異常線索找到的。我國的區域化探(地球化學填圖)已被公認在全世界居領先地位。藏東區化掃面項目,歷經近4個月的野外工作,成果顯著,獲得測區39種元素的地球化學圖和親鐵、親銅、親石元素組合異常圖及地球化學綜合異常圖;發現地球化學綜合異常65處,其中乙類異常27處,丙類異常38處;圈定出金、銀、汞、鈾、多金屬找礦遠景區5處,找礦靶區12個,經原地礦部質檢組檢查,項目成果報告評審為優秀級,并獲得原地礦部勘查成果三等獎。

40年中,朱細刨見證了化探掃面由盛到強的過程,更有幸參與其中。他由衷地祝福祖國,祝福地礦,祝福化探!□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