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8日 星期五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鑄就“地下鋼鐵長城”

——記我國現代防護工程理論奠基人、中國工程院院士錢七虎

2019-6-14 10:56:18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朱天星

“只有把個人的理想與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結合,才能有所成就,實現人生價值!”6月4號下午,江西教育發展大廈306會議室座無虛席。臺上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用鏗鏘有力的語言,傾情講述著自己“鑄盾報國”的畢生追求和使命。語畢,掌聲雷動,在場的近五百名高校師生代表無不動容。

這位老人正是我國現代防護工程理論奠基人、防護工程學科的創立者、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首屆院士、東華理工大學名譽校長錢七虎。從事防護工作六十余載,他用畢生心血為我們的祖國鑄就了堅不可摧的“地下鋼鐵長城”。

錢七虎

堅定理想信念跟黨走

“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我出生在一艘逃難的小船上……”談起童年的經歷,錢七虎仍心有余悸。當時,追求和平、安全與尊嚴是一種奢望。飽受戰亂與生活之苦的錢七虎還患上了當時流行的血吸蟲病,直到解放后毛主席號召“一定要消滅血吸蟲病”,他住院治療了兩個多月才康復。

僅有13歲的錢七虎積極報名參加軍干校,走上了“為黨、國家和人民貢獻一生”的道路。“我親歷了從舊中國到新中國的跨越,從此就死心塌地跟黨走。”14歲入團,18歲入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于錢七虎而言,絕非一句歌詞或口號這么簡單。“我信黨,愛黨,跟黨走,這是我一生中最堅定、最重要的選擇!”

錢七虎最近回了一趟昆山老家。談及老家的變化,錢七虎的激動和興奮之情溢于言表。他欣喜地告訴同學們,解放前那個青黃不接的小鎮,如今已大變樣,老鄉們的收入水平、衛生環境、健康狀況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這些變化正得益于黨的堅強領導。

與防護工程結下不解之緣

1954年,是新中國成立的第5個年頭,當時錢七虎就讀于上海中學,表現優異,六門課程四門滿分,作為優秀畢業生的他獲得了選派到前蘇聯學習的機會。但這時傳來消息:國家急需一批軍事人才,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將在應屆中學生中招收一批優秀畢業生。面對當時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留學機會和使命召喚的家國責任,錢七虎毅然選擇了后者,從此與防護工程結下了不解之緣。

對于為何選擇“防護工程”,錢七虎坦言,這個專業也非自己的第一志愿。當時工程兵系被視為“和黃土、洋鍬打交道”的專業,是報考人數最少的專業,甚至有些被分配來的同學還鬧了情緒。“防護工程專業沒人選,但是我始終服從組織分配,讓我學什么就學什么。”既是班長又是黨支部委員的錢七虎“沒空偷懶”,學習越發刻苦,大學六年間他只回過一次家,五年“全優”,年年被評為“優秀學員”,是全年級惟一的全優畢業生,堪稱“學霸”。

1960年,錢七虎又被選派到前蘇聯莫斯科古比雪夫軍事工程學院學習深造。他至今都記得臨行前教導員的告誡:“雖然中國很多農民依然吃不飽,但還是送你們出國深造,你們要對得起黨和人民,要好好學習。”這位“老紅軍”語重心長的話語深深刻進了錢七虎的心里。

到了國外,錢七虎更加如饑似渴地學習。留學4年,他愣是沒去過一處景點——“到處要排隊,多花時間吶!”直到上世紀90年代機緣巧合到俄羅斯開會,才彌補了這一遺憾。

1965年,錢七虎學成回國,他一頭扎進了我國防護工程領域的教學研究工作。從那時起,為國家鑄就堅不可摧的“地下鋼鐵長城”成為錢七虎畢生的事業追求。直到現在,他仍孜孜不倦地為國家和軍隊貢獻智慧力量。南水北調、西氣東輸、港珠澳大橋……諸多關乎國家大計的防護工程都能看到錢老奔波的身影……

現年82歲高齡的錢七虎,在臺上演講仍精神矍鑠,“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認為只有始終不忘初心、心懷感恩,把個人理想與黨和國家的需要、民族的前途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彰顯價值!”

科學報國無怨無悔

從事防護工程數十年,搞科研的路上常常會遇到很多困難。錢七虎剛回國時,國家正處于困難時期,國內對于大型防護門的變形研究尚處于空白狀態,加班加點工作是常態。他回憶道,“當時,沒有大型計算機,就用穿孔紙進行數據輸入。由于穿孔機打孔不圓,經常引起停算,我后來索性進行手工穿孔。”

“我是不會被困難嚇倒的!”錢七虎以親身經歷勉勵青年學子,“只有不畏艱難,才能攀登高峰;只有不斷前進,才能有所創新。科學道路上有很多困難,人生道路上也會有很多挫折,只有把個人的志愿和理想與國家、民族的事業結合起來,正確處理個人和組織、集體的關系,才能不斷前行。”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獲得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后,錢七虎將800萬元獎金悉數捐出。這在外界看來不可思議,但錢七虎卻認為稀松平常。其實,早些年他及夫人就心系慈善事業,將院士津貼、全部獲獎獎金資助給烈士子女、貧困兒童和孤寡老人,捐助金額近百萬元。錢七虎表示:“我就是在國家的資助下成長成才的,現在很多貧困學生,如果能像我一樣完成學業,將會給國家做出更大貢獻。”

“臺上頭發已經花白的錢七虎老先生,言語中卻讓我看到了他當年意氣風發的模樣。”東華理工大學學生代表嚴雅雯說,“他出生于苦難的社會,和平年代本應安享晚年的他,卻以耄耋之軀主動肩挑‘國家大計’。他從事科學研究從來不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科學,為了國家!正是有無數如錢七虎老先生般那樣為了人民無私奉獻,科學報國的英雄偉人,祖國才愈來愈強大!”□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