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6月28日 星期五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講好新時代地勘故事

——從2019中國探礦者年會看地質勘查轉型與發展趨向之五

2019-6-14 11:15:1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首席記者 劉曉慧

有人說,這是一個解構與重構的大變革時代。

時代是一個龐大的命題。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偉大的新時代,如何以地勘文化來反映時代、描寫時代、記錄時代,是一個更值得深思的命題。

資料圖

對于地勘文化,中國礦業聯合會會長彭齊鳴曾這樣概括總結:“70年的風風雨雨,地勘人艱苦奮斗、砥礪前行,克服了無數困難,創造了無數奇跡。在這個過程中凝聚升華了一種地礦精神,一種先進文化,一種行業自信,‘三光榮’、‘四特別’和‘鐵人精神’都是這種文化的真實體現。”

穿越70年時代風云,每個階段地勘文化都附帶了怎樣的時代特點?當前地勘文化呈現怎樣的狀態?新時代地勘文學創作要遵循哪些時代特點,要如何講好符合時代發展規律的地勘故事?在2019年探礦者年會上,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探秘第三極——青藏高原地質大調查紀事》作者張亞明對地勘文學做了整體闡釋。

不同時代的地勘文化附帶不同的時代色彩

地勘文化在不同的時代,以不同的文學形式記錄了地勘行業對社會發展的影響。

張亞明認為,新中國以來的新時期地勘文學,是以走進中國地勘歷史深處、激活地質人的文化記憶、再現探礦者的歷史足跡為特征,反映了疾風驟雨的改革轉型、地質人的生命形態與精神追求,以及自我救贖的艱難過程和命運變遷。

20世紀五六十年代,紀錄片《深山探寶》展現了地質隊員的形象,《年青的一代》塑造了新一代知識分子肖繼業的形象。《山中海路》《在柴達木盆地》和《祁連雪紛紛》等作品是老一代作家以報告文學形式塑造的地質人為祖國尋找寶藏的英雄群像。尤其是著名作家徐遲1962年發表的報告文學《祁連山下》,十年動亂剛結束推出的《地質之光》,以及其后著名作家黃鋼發表的《亞洲大陸的新崛起》,都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改革開放促使了報告文學作家主體意識的覺醒。一批知名作家創作出《地質錘》《擁有億萬財富的窮漢》《這里不是臺風眼》等一批地質題材的報告作品。隨著“山野作家群”的出現,地質報告文學從“貧乏”開始走向“繁榮”。《南海石油凱歌》《世界屋脊的太陽》《大洋驚濤錄》《國土之殤》《中國地質拓荒錄》《共和國不應忘記》《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光榮與夢想》等一大批在全國有影響的報告文學先后出爐。

20世紀90年代起,社會發展進入市場經濟轉型期。地勘單位進入屬地化的陣痛期,雖然也誕生了一批諸如《走向圣殿》《荒原》《縱橫青藏》等膾炙人口的作品,但地礦報告文學由繁榮走向了低谷,是一個不爭的現實。

近些年,社會轉型,在此大背景下,地勘文學自有它的熱鬧和華麗,也出現了一批有著濃郁地質特色、達到一定思想高度和藝術水準的重要作品,比如歷史散文《大寫西域》,電影《羅布泊》《尋明勝》,長篇小說《吾血吾土》、長篇紀實《天地良心·萬里在安徽》《生死大營救》《守望大地》《國家大寶藏》《生命在大地上閃光》等,唱響了正氣歌,弘揚了主旋律。地勘文化也逐漸形成了活躍的創作主體群,呈現出題材、主題、世界觀的多元化寫作,詩歌、散文、小說、報告文學等形式多樣。

繁榮的背后,是地勘文化發展面臨的困局。

張亞明認為,地勘文學要從“鋪天蓋地”成長到“頂天立地”并不容易,與生態文學、石油文學、化工文學、鐵路文學等行業文學比較,地勘文學在表象繁榮的背后,文學影響力還存在相當大的提升空間。時代呼喚與之匹配、呼應的文學品格、氣度和境界。新時代地勘文學應該具備新的文學觀念、審美品格和藝術追求。

新時代地勘文學有新使命

文學反映現實,現實燭照文學,不同時期的文學都有不同的關注點。

新時代呼喚新文學,這是時代賦予的使命。

黨和國家對生態文明建設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要求、新目標、新部署。新時代的地勘工作從內涵、外延、功能、使命都有了新變化,如何從“新時代”“新地勘”的視角重新思考地勘文學,思考地勘文學與現實、與世界的關系,是至關重要的問題。

那么,在新時代地勘文學中,“新”的內涵表現在哪些方面?張亞明認為:

一是新時代地勘文化有新主題。

進入新時代,傳統地質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模式被打破,國內社會經濟發展對地質勘查的需求發生了結構性變化。地質勘查工作的定位與使命也發生了巨大變化。

過去的“大地質”概念正在調整升級,新的服務領域正在形成和拓展。從自然資源部公布的“三定”方案來看,國家賦予了自然資源部二十一條職責,包含了山水林田湖草土地礦產等各方面。地質調查工作范圍和空間大范圍拓展,不僅有傳統陸地的地質調查,還有海洋資源調查和科考及航空遙感調查。

新的時代,新的需求,既為地勘文學提供了新的主題、新的靈感,也必然涌現新的人物、新的故事。文學創作范圍更大了,題材也更多了,礦產、測繪、海洋等領域的事件和人物,中國地勘人的精彩生活,以及其中所噴薄、所涌流的中國地質精神、中國價值和中國力量,都成了新時代地勘文學關切、凝注和含納的重要內容。地勘文學創作應在平凡的社會生活中汲取創作靈感與營養,更深、更廣地挖掘時空與生命,寫出更具有時代普遍意義、更具備文學價值的作品。

二是新內涵要求地勘故事有新特質。

文學就是社會學和人學,更是人與自然關系之學。好的文學作品一定都擔當了對當時的社會歷史、人性和現實生活的記錄與承載,或批判、或表現、或歌頌、或期許等多重文學情感寄托。

構建新的生態文明社會發展體系,是對任性的野蠻發展說“不”,對掠奪性的以犧牲生態為代價的發展說“不”。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持續推進,社會對“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的時代意義認識將愈加深刻。

新時代的地勘文學必然涉及到深層的社會文化心理。

無論是記人、敘事、狀物、抒情,或是回溯歷史,描摹心靈,地勘文學最終必須回到抒寫的本源——人的內心世界,以自覺的生態意識反映人與自然的關系。

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彰顯鮮明的綠色美、生態美、科學美和哲理美,這是新時代地勘文學應有的責任和使命。

時代要求地勘文化強化“綠色思維”,提高“綠色審美意識”,真正弄明白發展的初心與終極目標到底是什么。要展示關愛自然、以求審美文體的“兩山論”內涵,又要進行生態倫理的現代建構和探尋用生態意識和自然倫理打破有悖于綠色的思維定勢,針對現實的關切、現實的危機、現實的負面進行理性地批判與反思,喚醒人們對土地、海洋、自然生態的敬畏和尊重。

三是新形勢要求地勘文學完成新突圍。

地勘文學,作為社會文化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深刻的政治意義、現實意義和史學意義不言而喻。

一個綠色時代的開啟,也決定了綠色礦山、綠色勘查成為經濟發展的深刻變革中的重要部分。生態意識、綠色意識、環保意識的交融交叉,無疑都成了構建新時代地勘文學的生命之源和精神之源。新地勘行業的使命的變化,又帶來了文學創作內容上的新的傳奇和新的故事。地勘文化在新時代的使命被賦予了更多內容,比如,必須擁有強烈的生態意識和綠色情懷。

在新時代,地勘文學需要突破行業文學已有的創作思維定式,遵照新的社會發展的政策、制度、法律、倫理來完成新的形象、寄予文學理想。這也是地勘文化需要完成的整體轉向,或者說是整體突圍。

地勘文化創作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腳踏實地;既不能墨守成規,也不能畫地為牢;要用跨界的思維改變傳統的思維坐標,用復合的知識鏈條改變傳統的知識結構,用創新的意識調整固化的判斷標準,立足地勘而不局限,以聯系發展的眼光、高蹈宏闊的表現,自覺拓展地勘文學的內在空間,創造反映時代精神、體現人文意義的好作品。

新時代地勘文學怎么創作

習總書記指出,文藝工作者要從當代中國的偉大創造中發現創作的主題、捕捉創新的靈感,要深刻反映時代的歷史巨變,描繪時代的精神圖譜,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

劇烈變革、波瀾壯闊的新時代,為地勘文學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題材、故事、資源和想像的空間。

地勘文學創作者,既是新時代的見證者,也是參與者,既是新時代形象的塑造者、抒寫者,也是新時代精神的承載者、傳播者。

那么,如何在新時代地勘生活中汲取創作靈感與營養,創作出更具有時代普遍意義和文學價值的作品?

張亞明認為,首先,地勘文學創作要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歷史使命感。

思想是文學動人的核心力量之一。創作者要聚集時代的光亮,照亮時代的幽暗,向時代提供向善向美向真向正的能量,傳遞富有人文觀照的人類憂思。

他表示,當前喧囂浮華的商業社會,文學創作上消費主義傾向蔓延,文化和思想流失嚴重,精神面貌脆弱而蒼白,“扁平化”“平面化”“媚俗化”“市場化”成為時代文化的特點。

人應該怎樣生存,是走向崇高,還是走向粗鄙;是追求精神的獨立,還是陷入物欲的深淵?當年的地質“三光榮”精神曾經給出過深刻的回答。而在今天,更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肩上有擔當,腳下有生活,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反映強有力的現實危機與關切,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優秀作品滋養人的心靈,強壯人的魂魄;既要敏銳地捕捉時代的火光,以“小切口”反映“大主題”,展現地質人的理想信念、精神嬗變軌跡和對美麗中國的暢想,也要善于抓住波瀾壯闊的大主題,大開大闔、暢快淋漓地進行大書寫,把地勘人的愛國主義、英雄主義情懷抒寫好,把地勘人的精彩生活展示好,把新時代地勘行業科技發展的演變軌跡記錄好,把地勘人群體共有的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闡釋好。

其次,地勘文學創作要深入生活,深入基層,自覺主動地投身地勘生活的激流。

“文學藝術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地勘行業意蘊深邃、震撼心靈的故事一直在上演。創作者要有厚重的生活積累,精湛的藝術手法,才能寫出有品位有格調有責任的優秀作品。要拒絕被屏幕里的生活、碎片化的信息所左右,要避免“浮光掠影”“淺嘗輒止”的生活體驗,要杜絕“無本之木”的文學想像和情節虛構。地勘人的生活內容豐富多彩,小人物身上往往折射著時代風云變化的痕跡。要提升發現故事、講好故事的能力,要認真傾聽時代的呼吸,感受時代的脈動,善于從基層地勘人的喜怒哀樂入手,展現地勘人的生活現狀、人生故事和命運狀況,在生活的激流中捕捉創作靈感,讓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個人站立起來、鮮活起來,筆尖朝下,主題向上,才能寫出有溫度、有力量、有悲憫之心、有人性之光的作品。有了扎實的地勘生活觀察和體驗,就能提煉出新時代地勘人的精神風貌,使地勘人形象擁有結實飽滿的內核和打動人心的力量。

再次,地勘文學創作要擺正“小我”與時代的關系。中國夢是中國的時代抱負,是民族理想,無數個人的“夢”匯入“中國夢”,才有中華民族的崛起與復興。地勘文學創作如何擺正“小我”與時代的關系?如何將藝術形式和藝術主題完美地統一?如何在新媒介、新詞匯不斷翻新的情況下,尋找到更為適合的藝術傳播渠道?如何創造性地書寫當下豐富的時代和社會生活?如何做一個稱職的新時代記錄者和號角手?這是對每個進行地勘文學創作的人提出的綜合素質與能力的考驗。目前,有的寫實性作品只著重寫實,忽略了個體與群體的必然關系,缺乏思想的深度和文化的厚度。要深刻而清醒認識的是,“中國夢”是“個人夢”得以實現和起航的“精神場”,無論地勘文化作品講述地勘人海外的市場拓展,還是展示美麗中國建設中的地勘事業,都要有“民族意識”,要以中國文化的立場,講述中國地勘人的時代故事,展示生存經驗,刻畫符合時代的藝術性格和風格。□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